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艺文著述

雨落山人《咏叹雨落山》

发布日期:[2006-5-15]    共阅[2959]次



     丙戌年四月十七日,天气晴朗,阳光灿烂。应族人之邀,与族叔学仁一起登雨落山实地拍照。吾等均为刘氏族人,可谓雨落山之子孙。余自1972年以来未登临雨落山,至今已三十四年矣!脑海中的雨落山,仍是青少年时期的影子:巍峨、俊秀;青山、绿树;扑朔、迷离;自豪、亲切……然,沧桑岁月,雨落山面目全非,古树荡然无存,人文景观破坏严重,脑海中的雨落山不复存在矣!登临雨落山,许多景点目不忍睹,心中悲戚戚有种沉甸之感,遂作咏叹调一抒胸中之慨。 

雨落山,曾经辉煌

    哦,雨落山,你曾经辉煌。你有着尽人皆知的故事:九女藏夫之冢、神泉沟、发云洞;你有着雄伟壮观的庙宇:发云寺、道姑庵、雨落观;你是泊庄岭的龙首,昂然傲视着人间风云的变幻;你是雨落山人的希冀,润露着一代代子孙文化承传。
    九女藏夫冢足以说明你的底蕴深厚。隋末唐初罗成就把雨落山走遍,除暴安良全仗雨落山的巍峨,建功立业为雨落山美名流传。一代名将罗成,忠贞勇武撼天地,为国捐躯泣鬼神。貌美女子哭罗成,上苍铸成藏夫冢。
    发云洞足以说明你的万般灵气。谓其龙眼百丈余,发云洞内雾蒸腾。四月初八发云日,方圆数里雾罩顶。山是雨落山,寺是发云寺。山中有龙眼,实属人间罕。
    神泉沟足以说明你的钟灵毓秀。汩汩流淌不干涸,造福民间万万年。罗成战马曾失蹄,一蹄踏出此神泉。
    发云寺足以说明你的雄伟壮观。七间大殿立山前,朝钟暮鼓绕山涧。百名和尚诵经文,木鱼声声震心弦。
……
    想那古时的雨落山,苍松翠柏,鸟语花香;庙宇古刹,香火旺盛;泉水叮咚,宛如琴弦;九女藏夫,传说楚楚……那是怎样的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?

儿时的雨落山

    古刹庙宇毁于四五十年代,动人的传说更是遥远。雨落山接纳我的,是在儿时的四十年前。很小的时候,我多次登上过雨落山。在父亲那坚实臂膀的挽扶下,刚刚蹒跚走路的我,第一次仰望了这座巍峨的雨落山。哇,山多高啊!树多粗啊!水多甜啊!依稀记得,松林槐林茂密,山菊野花芳香。藏夫之冢扑朔迷离,九女故事委婉凄惨。山前怀瓦砾一片,寺庙遗址清晰可见。那时我脚下的雨落山,高不可攀;那时我心中的雨落山,神秘莫测。儿时的我,心中第一次有了大山的概念,儿时的我自此萌生了对大山的眷恋。于是乎,在我们长大了,翅膀硬了,便结伙一次次飞上雨落山。我们在山林中藏匿,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;我们在山顶上放歌,唱着并不熟练的童谣。那时啊,头顶着蔚蔚的蓝天,脚踏坚实的雨落山,心里充满的是幸福,是憧憬;那时啊,恨不得真的长上翅膀,从雨落山顶飞起,直抵蓝天。
十五岁那年,我走读南良联中。虽说只有四里之地,但必须绕过雨落山。对雨落山的敬畏,从那便与日具添,因为我们必须早起,顶着星月,沐着晨露,爬过雨落山山梁。转沟头是我们的必经之地。沟的上头,是昂首挺立的雨落山;而下端则是深不可测的沟壑。狐狸、山兔、野鸡、猫头鹰,那突兀的蹿动,那尖锐的叫声,都会使我们心惊肉跳,及至一路小跑跑到学校,汗珠就会挂在我们的额头上,心里咚咚跳半天也平静不下来。
    我们企图征服雨落山,征服雨落山上那些出没无常的禽兽。我们制作了弹弓,甚至想搞一支土炮。放学后我们直奔雨落山。小时候上雨落山,我们都从山的南坡。南坡漫长坡度小,山顶很远。现在我们要走的是惊险的雨落山北坡,很陡很滑。我们读书的那个南良联中,就是国民党保安三团团长张瑞林的团部,而雨落山顶上张瑞林放着几挺机枪,控制着南良、辛庄、泊庄一带的局势。听老师讲过,雨落山北山坡这一条山道,就是当年张三团运送弹药给养换兵换防的唯一山道。我们踩着碎石子,抓着洋槐树,弓背弯腰地爬上了山顶。山顶上是一片开阔地带,石灰石子黄土砖块建成的防御工事,山尖下是水壕沟。站在山顶上,可以鸟瞰四周。一望无际的汶河平原尽收眼底,汶河也像一条白色的蟒带横贯东西。那时,我们感到了胜利者的骄傲,我们的涉猎工具弹弓也有了用武之地,从山顶一直打到山下,居然也有些许收获。但是成为我们猎物的只是那些弱小的群体,譬如麻雀、缘缘牛之类的,那些凶猛的狐狸、黄鼠狼,那些翱翔的雄鹰,那些伶俐的山鸡,是我等可望而不可及的。再后来,我们对雨落山有了通彻的认识,对那些禽兽有了深刻的认知,也就不再害怕,即使是深夜,我们也会哼着歌儿,壮着胆子走过那曾经令人毛骨悚然的转沟头。

满目疮痍,目不忍睹

    三十四年后重登雨落山,惊现我眼前的是满目疮痍目不忍睹。
    我们从雨落山西坡登上雨落山顶,全然不是青少年时期来过的模样儿。光秃秃的山顶上,居然犁翻了土地,别说树木,连花草也没了。那结实的土围子,也只剩下一圈碎灰石渣滓。山还是那山,但山非昔山。站在光秃秃的山顶上,当年那种恨不得长上翅膀直抵蓝天的豪迈气派一扫而光,一开始想象登上雨落上的喜悦心情被微风吹得一干二净。望望天空,似乎天也不如以前蓝了,南风刮起的尘埃光顾了我的眼睛,我揉搓了半天,眼睛竟盈满了泪水。
    下得山顶,我们直奔九女藏夫之冢。 挨个儿数,我们只找到了八个,其中一个还是不大的土堆,再找无果。一个种地的青年农民说,可能被人平了。我们感叹着爬上一个个冢子,看到的是一个个开挖的洞口。古墓多次被盗,令人惨不忍睹。我心中惆怅,心中愤然。罗成将军以及九位列女地下有知的话,他们会作何感想?雨落山的子孙后代们,是雨落山这方宝地养育了我们,我们竟下得如此毒手,挖掘先人们的坟墓?这种对古老文化的残杀,无疑是荼毒了自己。站在墓冢上,我们环顾四周,除了近几年刚刚种植的几片杨树地,那一株株古老的槐树,一棵也不见了,苍松翠被更是成了天方夜谭,成了人们对悠久历史的回忆。在神泉边,我们看到的是如水桶般粗的树墩头,古老的泉水静静地躺在那里,仿佛诉说着它的孤单。成片的槐树林究竟是什么时候被残酷杀戮的?一位放羊的老汉给了我们答案。八十年代初山地实行承包后,人们毁林造田,大片的槐树林被毁于一旦。后来又搞什么大造经济林,这些祖宗留下来的生长缓慢的槐树林就遭到了厄运。原本是青山一座,现在成了土山,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破坏,风沙腐蚀了雨落山人的生活,漫天飞舞的沙土回答着人们的作为。
    发云洞在哪里?过去人们说发云洞十几根草绳至不到底,那得有多深?后来听说怕掉进人去就用石碑盖了起来,这是不是有些荒唐?可以想象,如果现在发云洞还能云雾缭绕,雨落山及雨落山下的泊庄村,就会形成一个小气候,风沙、干燥就不会侵蚀着人们。这只能是想象,能不能成为现实,还得看雨落山的子孙们。那些寺庙,那些碎砖瓦砾还静静地躺着,还诉说着往事,还在期盼着复生……
    雨落山是龙头,龙身就是泊庄岭。在这庞大的岭系上,有着数十个古墓冢,这些古墓冢与九女藏夫冢竟相辉映,形成了一个个亮丽的景点。最大的古墓——大冢子,怀抱罗成将军的点将台,矗立在泊庄岭的最高点。非常可惜的是,不仅树木无存,就是那墓地也多次被掘,泛着新土的洞口,似乎在倾诉说一个被坼裂的故事。三冢子、草冢子、破冢子、獾冢子,无一不遭厄运,那带有灵气的黑石头蛋,是仙人们留下足迹的地方,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毁去了一块。还有九沟十崖,也愈加荒凉了。
    想不到,三十四年后重登雨落山,带给我的是荒凉,感受到的是心碎。

救救雨落山

    谁来救救雨落山?我心中最终发出的是这一无助的呐喊。一个社会的进步,现代科技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这是无疑的。然而,对于祖宗流传下来的深厚的民俗文化,并不是不要了,更不能践踏得体无完肤。相反,这种历史文化的挖掘、整理、保护、发扬、光大,对社会的进步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从大处讲,一个没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民族,决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民族。我们中华民族之所以伟大,就是因为她有着五千年辉煌灿烂的文明史,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所不能比拟的。从小处讲,生态环境关系着民生民计,旅游事业同样可以提高生活水平和素质。假设,雨落山还是以前的雨落山,庙宇古刹叠现,苍松翠柏林立,神泉沟流水潺潺,古墓群淹没在深山老林之中,这是多么上等的一个旅游景点?开发好了对雨落山的后代们是一笔多么丰厚的回报?当然这只是假设,虽然过去雨落山曾经有过这样的岁月,但是现代人却拿不出更多的人力财力来改善这一环境。救救雨落山就成了一个空洞的口号,一声非常无力的呐喊。尽管如此,作为雨落山的子孙,我还是突发奇想:如果有识之士关注了雨落山,尤其是那些有钱的大款们,能投巨资搞房地产,就不能投点资开发雨落山吗?可不可以有这样一个思路:重修雨落山的庙宇景点,山顶、发云寺、神泉大冢子、点将台、三冢子、仙人脚,把这些景点或维修、或重建,搞成一个十华里的旅游带,集休闲居住、旅游观光、餐饮娱乐甚至是写字办公为一体的乐园,其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都不可低估。因此,笔者盼望有独具慧眼者光顾这片圣灵宝地,用智慧开发未来。果能那样,雨落山幸矣!雨落山子孙后代幸矣!
    我们呼吁:政府及有关部门要对开发保护雨落山引起重视,社会贤达之士要热切关注雨落山。相信雨落山的未来一定是辉煌的灿烂的,再现于落山昔日的辉煌并非是一件十分难办的事情。

http://www.67abc.com67ABC广告任务网